童话镇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149|回复: 0
收起左侧

[情感交流] 爷爷当家——东野圭吾

[复制链接]

344

主题

38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8-2-19 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自东野圭吾短篇集《毒笑小说》,另外强烈推荐东叔的黑毒怪三笑短篇集)

“爸,家里就拜托你了。”贞男穿上鞋,回头说道。
“嗯嗯。”伸太郎点头。
“这样真的好吗?总觉得挺过意不去的。”孝子夸张的蹙着眉头,但在场所有人都知道,她其实并不觉得多抱歉。一看她那浓艳的妆容和喜不自禁的神情,谁都心里雪亮。她的儿子信彦在旁窃笑,也是这个缘故。
“没问题。法国大餐对老年人来说很难消化,我随便吃点茶泡饭什么的就行了。”伸太郎边说边环顾儿子、媳妇和孙子,试图恰到好处的扮演出一个衰颓老人的形象。
“那千万记得锁门啊。”
“嗯,我知道,又不是小孩子了。”


送走三人后,伸太郎锁上玄关门,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六点半。
他匆匆踏上楼梯。二楼有贞男夫妻的卧室,还有读高二的信彦的房间,他要去的是后者。
来到二楼,他的心怦怦直跳。这不光是因为剧烈运动,还因为内心充满期待。
伸太郎的目标是孙子信彦偷藏的AV,即成人录像带。
他从没看过AV,但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这都是拜电视台的深夜节目和邮购商品的广告信件所赐,尤其是邮购商品那附有照片的广告单,给了他强烈的刺激。那广告单他至今还保存着,藏在只有他能触碰的佛龛抽屉深处。他不时悄悄拿出来,戴上老花镜,用放大镜欣赏那小小的图片。就算这样,也足够他兴奋了。他已年过七十,却依然喜欢年轻女人的裸体,而且是非常喜欢,喜欢的超乎寻常。
伸太郎很想设法见识一下。他倒不是想看到现实中少女的裸体,只是想在录像带、在活动的画面上看到少女一丝不挂扭动身子的模样。
这本来不是什么难事,只要直接邮购就可以了。但伸太郎没有这样做的勇气,生怕被家里人知道。他自认在家中颇有威望,唯恐这份威望会因此扫地。他实际上好色如命,但总觉得家里人应该都还蒙在鼓里。
他也曾听说有专门的录像带出租店,但要他亲自登门去借那种内容一目了然的录像,他无论如何也拉不下脸来,光是想一想都臊得面红耳赤。到头来,他只能望着邮购商品的广告单暗自苦恼。
然而有一天,伸太郎不经意间听到信彦和朋友通电话,得知他借了好几部AV回来。从此,伸太郎一直想开开眼界,但孙子还不到二十岁,向他拜托这种事实在尴尬得很。他也打过偷看的主意,但一想到万一被当场发现的情景,就立刻丧失行动的勇气。更不巧的是正值寒假,信彦通常都在家,即使他不在,孝子也在。


就在这时,一个绝佳的机会从天而降。
商店街年终抽奖时,孝子抽到了法国餐厅的餐券,可以享受两人免费、另外两人半价的优惠。
“法国菜很油腻,我就算了。”孝子邀请他一道外出用餐时,伸太郎以这个借口敬谢不敏。此时他脑海里早已拟定了计划。
如此这般,儿子媳妇带着孙子出门后,他终于有机会独自在家了。
信彦的房门上贴了张纸条“禁止擅自入内”,他正值最讨厌别人随便进屋的年龄。但伸太郎看到这张纸条,反而一阵紧张和兴奋,仿佛闯入了秘密俱乐部。他满心雀跃地推开门。
房间里脏兮兮的,床上的毯子卷成一团,书和杂志胡乱丢在床上,薯片的袋子也敞开着。
“怎么乱成这样,教育太不到位了。孝子自己也是这个德行,看来马大哈也是会遗传的。”伸太郎抱怨着走进房间。他很爱用“教育”这个字眼。以前他当过教师,在别人眼里是个严谨古板的人。
“嗯......”伸太郎走到书架前。他相信以信彦的年纪,除了成人录像带,肯定还会有令人血脉贲张的色情书。他扫了一遍书架,抽出一本写真集。这本写真集是信彦喜爱的明星拍的,里面不乏泳装清凉照。伸太郎贪婪地盯着那一页,心里再度感叹,妙龄女郎的身体就是诱人。他张着嘴看的出神,口水都险些滴下来,连忙用手背抹去。
光是泳装也不算太刺激,他这样想着,把写真集放回书架。他一心期待看到香艳十足的照片,结果不免有些扫兴,随即专注地找起录像带。
倘若他抽出的不是明星写真集,而是旁边那本,感想就会大为不同。那是本Hair Nude写真集。他对“Hair Nude”这个词虽然时有耳闻,但完全不懂是什么意思。毕竟他做梦也想象不到,世界上竟有****的裸体写真集。
伸太郎四下寻觅录像带,连柜子和音像架都翻过了,依然没发现目标,不由得心下焦急。时间容不得他磨磨蹭蹭,就算吃考究的法国菜,至多两个小时他们也就回来了。他心急如焚地寻找着,说什么也不肯放过这个大好机会。
所以说房间一定要整理的井井有条。都怪孝子没教育好,今后非严加管教不可。
找不到念兹在兹的的宝贝,伸太郎焦躁不已,忍不住迁怒于媳妇。与此同时,对那神秘未知物的期待感愈发膨胀,思绪已有几分混乱。
马上就能看到了,年轻女人的裸体,年轻女人摆出淫丅荡姿势百般大战的模样。快了快了,我的毛片,毛、毛、毛、毛片。
较之AV这种简称,他这个年纪的人更习惯叫毛片。
顾不得信彦回来后会怀疑,伸太郎四处乱翻,连壁橱也拉开了。才一拉开,不知什么东西忽然滑落脚下,惊得他一屁股跌坐在地。掉出来的是副滑板,但别说名字,就连那是干什么用的他都茫然不知。
他这一跌力道不轻,壁橱里的书和箱子都跟着崩塌下来。眼看着东西纷纷掉落,他蓦地锁定一个目标。那是盒录像带,包装上印着个护士打扮、酥胸半露的少女,旁边一行大字标题“销魂注射”。
就是这个!
伸太郎伸手拿起,掌心立时渗出汗水。
接着她看了眼女演员的名字,吃惊得心脏差点跳出喉咙。
小山田仁美?不是吧,那个小山田仁美居然会拍这种片子?这么说会看到小山田仁美的裸体了?我们家仁美?
伸太郎是年轻女演员小山田仁美的忠实影迷。其实,录像带上印的不是“小山田仁美”,而是“小山田弘美”。但老花眼的伸太郎根本看不出这么细微的差异。况且封面上的女子与小山田仁美不光艺名相似,连长相也有几分相像。
信彦的房间里电视和录像机都有,伸太郎打开外盒,取出录像带,兴奋地喘着粗气坐到电视机前。他从没用过录像机,但曾经见过家人摆弄,自以为大致清楚。总之先得把录像带放进去,于是他动起手来。
可是《销魂注射》塞不进去,因为里面已经放了一盘带子。不把那盘拿出来,就只能对着录像机干瞪眼,这么浅显的道理连伸太郎也懂,但他不知道该怎样操作。他胡乱按了一通机身的按键,录像机纹丝不动,毫无反应。
“真奇怪。”他歪着头不解地说。
其实这是因为信彦设定了预约录像,必须先取消设定,才能对录像机进行操作。伸太郎自然不可能知道,烦恼了一阵子后,他啪地一拍手掌。
哎,得用那个叫遥控器什么的东西来操作啊。
按照自己的风格得出结论后,他匆忙扫视四周,看到一个有很多按键的盒子,于是伸手拿过,像刚才那样从一边按起,但录像机依然不见动静,反倒不知从哪儿发出滋啦滋啦的声 响。
嗯?怎么回事?
伸太郎起身寻找声音的来源,发现床上扔着个头戴式耳机,声音就是从这里冒出来的。他试着戴到头上一听,音量大的震耳欲聋。


就在这时,正好有人按响门铃。此人是个闯空门的小偷。连按两次都没人应答,他确定这家空无一人,不禁窃喜。
他还算不上惯犯。原本他有着正当职业,但最近经济不景气,工作也丢了,正在犯愁年关如何打发。此外他还欠了一屁股债。就在这时,他看到一家三口走出家门,像是要外出用餐,其中化着浓妆的中年女人喋喋不休地说,已经多少年没吃过法国大餐了。
可恶!我连晚饭都成问题了,还法国大餐咧!
对这家人优裕生活的反感,加上被欠债逼得走投无路,促进他瞬间就下定决心闯空门。几年前,他曾潜入民宅偷了三万元,并全身而退。
问题在于这家是否真的是空门。为了弄清这一点,他试探着按响门铃。
确定没人在家后,他穿过大门,来到玄关门前,试着转动把手,发现上了锁。他并非职业窃贼,没有撬锁的本事,便走过狭窄的院子,不慌不忙地观察周围的情况。二楼有扇窗子半开着,看来只要踩着围墙攀上一楼屋顶,要翻窗而入并不困难。
就从那里进去,他打定主意。


“哇,吵死了!”伸太郎慌忙摘下头上的耳机。重金属乐队声嘶力竭的歌声仍撞击着他的鼓膜,脑子里兀自嗡嗡直响。
他摆弄着那个遥控器,却不知怎样才能关掉音乐,索性听之任之,继续寻找录像机的遥控器。
他找到一个小巧的白色遥控器,心想一定就是这个了,当即按下开关。只听头顶嘀的一响,空调随即启动。
“哎呀,不对不对。”他赶紧按了一通开关,遥控器的液晶屏却总在“制热”和“制冷”间反复切换,最后他也只能扔到一边了事。
伸太郎终于放弃在这个房间里看录像的念头,决定下楼。一楼的客厅里也有电视,也接了录像机,还是台四十英寸的超大屏幕电视,儿子贞男一直引以为傲。
在那样的屏幕上看录像,一定效果绝佳。想到这里,伸太郎的内心鼓荡着期待。在大屏幕上欣赏小山田仁美的裸体,特别是那诱人的酥胸和玉腿,该是多么活色生香啊。虽然老花镜坏了,有这样的大屏幕,一定不愁看不清。
伸太郎拿着录像带兴冲冲地走进客厅,这边照样也得找电视的遥控器,他毫不费力就找到了,按下开关,几秒后,四十英寸的大屏幕上出现一个女人的特写镜头,那女人正在唱着演歌(日本明治、大正时期产生的一种音乐形式,是由歌手用独特的发声技巧演唱的歌曲)。
哟哟,这不是波止场绿吗?
波止场绿是伸太郎最爱的演歌歌手。他拿起旁边的报纸,皱着眉头费力地细看电视节目栏。虽说老眼昏花,倒也能勉强看清“日本演歌大回顾——波止场绿专辑”的字样。
原来是这个节目。
他杵在那里看的出神,一时连AV都忘在脑后。


小偷成功地翻窗而入。进屋一看,他吓了一跳。屋里乱七八糟,活像刚被同行光顾过,更奇怪的是,十二月的大冷天,却开着冷气,一进来简直寒彻骨髓。他本想关掉空调,但又忍住。虽然经验少得可怜,毕竟他也学到——最好少管闲事,避免不必要的接触。
冻得瑟瑟发抖之余,他开始在屋里寻找财物。地板上掉了盒成人录像带,让他有点惊喜,可惜里面是空的。
他朝壁橱迈出一步,不了刚好踩上滑板,脚底一滑,身体顿时失去平衡,险些摔倒。他一把抓住壁橱里的被褥,总算稳住了身子,但同时绊到了耳机线。这一绊不打紧,耳机线从音响的插口上滑脱,足有一百瓦功率的喇叭里猛然轰响起重金属乐队的嘶吼。他吓得哇地大叫起来,赶忙关了音响。
伸太郎正忘情地看着波止场绿表演,忽然发觉二楼有响动,霎时回过神来。
发生什么事了?
他丝毫没想到会有贼,只是担心那些打开后就丢着没管的电器。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他有些不安。
伸太郎关了电视,走上二楼,再度进入信彦的房间。才一进门,就冻得直抖,房间里冷得像千年冰窖。
他环顾室内,没发现什么异样。他抬起空调的遥控器,随手又按了一通,送风口吹出的冷风愈发强劲,原来他按成了“强冷”模式。
不对不对,怎么搞成这样了?
他正思索着如何补救,一旁忽然发出声响。循声望去,刚才一直纹丝不动的录像机接通了电源,开始运转。其实这只是预约录像的定时器启动了录像程序,但不明所以的他惊慌失措,以为都怪自己先前胡乱折腾,它才会冷不丁抽起风来。他不顾一切地按着开关,录像机却全无停止的迹象,急得他方寸大乱。
“坏了吗?哎呀,这下糟了,弄坏了。”面对怎样都不肯停下的录像机,伸太郎心急如焚,以为它一定出了毛病。
混乱之中,他猛然想到切断电源。顺着电线找到录像机的插头后,他毫不犹豫地拔了出来,录像机应声停止运转。
“好了好了,总算停了。”
他提心吊胆地再插上插头,录像机依然静止不动,这下他放心了。
“最近的机器真是不像话,一个个都复杂得要死,简直搞不懂到底是更方便还是更麻烦了,而且随便一碰就坏。”
咕咕哝哝地抱怨着,伸太郎想起了刚才看的演歌特别节目。他直接按电源键打开电视机,屏幕上却在播放动画片。想要换台,机身上又找不到频道按键,他只得不胜烦恼地四下张望,寻找遥控器。
床底下有一个很像遥控器的东西,上面有着黑色的方形按键。拿到手上一看,印有数字的按钮闪闪发光。
就是这个,不会错了,频道的按钮也有。
他很相信自己的判断。尽管按钮上的数字只有零到九,他却丝毫也没有怀疑。一个按钮上印着善良的“外线”两字,上方的小孔还不停地发出信号声,这些他也都没留意。他平常都是用一楼客厅里的母机,做梦也想不到,这其实是部无绳电话。
记得好像是一频道。
伸太郎按下按钮一,响了一声过后,理所当然地,电视画面并没有改变。
我记错了?不是一频道的话,那就是十频道。
他正要按下十,又停下动作,因为没有这个按钮。他歪着头纳闷。
奇怪,应该有啊。
但他并未深想,转而分别按下一、零。画面依然如故。正在心头火起之时,手上忽然传来人声,声音正是来自他手中握着的“电视遥控器”。
“哇!”吃惊之下,他将那东西扔到床上。呆望了一阵子后,他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只觉心中发毛。


伸太郎离开不久,小偷从挂满衣服的衣架里钻了出来。刚才他听到有人上楼,便慌忙躲进里面,直到对方走远才又溜出。他忙不迭地双手揉搓全身取暖。衣架就在空调正下方,躲藏的这段时间,他吹足了冷气,伸太郎调到“强冷”模式后,他简直快要冻死了。
处在这种状态,他对进来的是谁,做了些什么一无所知,只从伸太郎的自言自语听出,来的是个老爷爷。他心想,要是只有爷爷看家,那还是大有可为的。
看到桌上放了把裁纸刀,他顺手拿起,走出房间。蹑手蹑脚地下到楼梯中段,他收住脚步,窥探楼下的动静。楼下没传来交谈的声音,他判断除了刚才的老爷爷,应该没有其他人在。
很好。
他做了个深呼吸,迈步走下楼梯。


伸太郎回到客厅,再度打开四十英寸的电视,但演歌节目已经放完了。他拿起遥控器,信手换着频道。不经意间,他按下了输入切换键,电视画面随即切换到视频输入模式,但录像机并没开机,因此画面成了灰蒙蒙一片。他见状又慌了神。
搞什么、搞什么、搞什么,怎么又不对劲了?这一个个都在发什么神经?
他拼命地按键换台,但画面毫无变化。他关掉电源,又重新打开,依然如故。无奈之下,他只得先关掉算了。
“真是的,最近这都是什么烂机器啊。”伸太郎嘟囔着坐到沙发上,旋又觉得屁股下面硌着东西,站起来一看,原来是坐到了录像带上,正是他拿过来的那盘AV。他啪地一拍手。
差点把这事忘个精光。要是看不到这个,岂不是白忙一场?
想起自己的初衷后,他将录像带插入录像机带仓。和在信彦房间时不同,这次很轻松就吸入了录像机。这盒录像带已经拨上了防止误删的开关,放入带仓后,新型录像机一般都直接转入播放。伸太郎家的这台录像机也具备这种功能,迅速开始运转。
现在只差电视了,得想办法让它放出来。
伸太郎正要拿起遥控器再度打开电视,嘴忽然被堵住了。刚想挣扎,眼前已多了把裁纸刀。
“给、给、给我安静点!”一个男声威胁说,“要、要是不想见阎王,就乖乖照我的话做,不准抵抗。听、听懂了没有?”
伸太郎大惊失色,险些尿了裤子。他哆嗦着点了点头,就算对方不说不准抵抗,他也绝无此意。他生性胆小如鼠,最爱惜生命,还想长命百岁呢。忽然碰到这种性命攸关的境况,他不由得大为恐慌,光是站着都很吃力了。
“好,不、不准出声,手放到背后。”
伸太郎依言照办。强盗松开捂住他嘴巴的手后,他也没有出声呼救。
他的双腕被手巾缚住,原样坐在沙发上,被喝令不准乱动。
强盗四十上下,又黑又瘦,穿着件灰色夹克。那副面孔看着就像穷凶极恶的罪犯。


小偷心生怯意。眼前老人的体态出乎意料地年轻,态度也很是沉着。他丝毫没有试图反抗,反而令小偷心里发毛。小偷自知自己的长相不具威慑力,不禁暗想,这老爷子心中该不会没把我当回事吧?
“拿、拿钱出来!”小偷用刀指着他喉咙说。
“要拿多少随便你,”老人回答,“请你快点离开吧。”
“钱在哪儿?”
“隔壁房间挂着我的上衣,里头有钱包。”
“别的地方没有?”
老人摇摇头。“我儿子一向主张家里不放多余的钱,装生活费的钱包,媳妇也都是随身带着。”
小偷不满地想咂嘴,却没能发出声音。他太紧张了,嘴里干得冒烟。
小偷发现沙发上搁有颜色朴素的围巾和手袋,便用围巾绑住老人双脚,再将手袋塞进他嘴里。老人直翻白眼,喉咙里呜呜作响,一副濒死的模样。
小偷走进旁边的和室。正如老人所说,衣架上挂着件茶色上衣。一搜内袋,果然搜出个黑色皮质钱包。他没理硬币,只把钞票拿了出来,里面共有两张万元钞,四张千元钞。虽然抢走老人的零用钱心有不安,但已走到这一步,总不能空手打道回府。他把钞票全部塞进裤兜。
回到客厅,他四下张望想找点值钱的东西,却一无所获。最昂贵的看来就是四十英寸的电视了,可又不能扛着逃跑。
“没、没办法。今天就这样算了。”冲着老人丢下这句话后,小偷离开客厅,穿过走廊,走出玄关。
就在这时,门霍然洞开。
小偷的惊叫声噎在了嗓子里。出现在门口的,分明就是之前见过的一家三口,身旁还站着身穿制服的警察。
约有两秒的时间,小偷和他们原地对峙。谁都没出声,连表情也保持不变。
然后,小偷跌坐在地。


“哎呀,您真是机智过人!”中年刑警钦佩地说,这么轻而易举地破获一起抢劫案件,他自然兴高采烈。
刚才遭遇强盗的客厅里,刑警正向伸太郎了解案情。
刑警继续说道:“发现有人闯入时,与其冒冒失失地大喊大叫,不如假装没看到,设法暗中报警要安全得多。您干的太漂亮了!”
“呵呵,过奖了。”伸太郎暧昧地笑笑,啜了口孝子送来的茶。今晚一家人对他格外殷勤。
但有一件事令伸太郎莫名其妙。根据刑警描述,事情经过大致如下。首先警察接到一一零报警,但例行询问后,对方没有任何回应,电话却又没有挂断的迹象。警方怀疑可能发生了什么事,迅速对电话进行逆向追踪,很快锁定了地址。随后警方与附近的派出所联系,指示他们前去察看情形。制服警察到达门前时,刚好与用餐归来的一家人不期而遇。听警察说明缘由,贞男吃惊地打开玄关门,对面正站着一个陌生人。此人没做任何抵抗,老老实实地束手就擒。贞男等人来到客厅,发现手脚被绑的伸太郎。
伸太郎不明白的就是这通报警电话。他实在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打过,但强盗被逮,众人钦佩,全是托这通电话的福,尽管心里兀自摸不着头脑,他还是决定不要太较真了。
“爸,亏你竟能发现躲藏的小偷。”贞男也一脸刮目相看的表情。最近伸太郎总被儿子瞧不起,此刻听他这样说,不禁心情大好。
“别看我这样,脑子可没糊涂。发现个把毛贼什么的,这种程度的机警我还有。”伸太郎揉着手腕说。被绑过的地方现在还有点痛。
“是啊是啊,上过战场的人,这方面的直觉果然格外敏锐。”刑警顺势拍起马屁。
“哪里哪里,哈哈哈。”伸太郎伸手抚摸着脑袋。其实他并没有参加过战争,当时因健康问题免除了兵役。
“总之爸爸没有受伤,真是太好了。”孝子绕到沙发后面,替伸太郎按摩肩膀。


这时,信彦和两名警察进来了,他们之前在二楼调查。
“怎么样,你们那边?”刑警问道。
“现场相当凌乱,但似乎没有东西被盗。”
“哦,那就好。”孝子边替伸太郎按摩肩膀边说。
信彦歪着头:“可是真奇怪,那小偷干吗要开冷气?”
“冷气?怎么了?”贞男问。
“不知道,反正房间里开了冷气,冷得要死。”
“确实很怪异。”刑警也侧头沉吟,“其他还有什么发现?”
“没什么......”信彦微微摇头。其实他已经察觉秘藏的AV只剩下盒子,里面空空如也。他对此很在意,但这种事本来就难以启齿,当着父母的面,愈发开不了口。
“这个房间没有东西被盗,是吧?”刑警扫了一眼客厅。
“应该没有。”贞男回答,然后看着伸太郎问,“强盗完全没动过吧?”
“嗯,没有。”
“寒舍也没什么值得一偷的东西,噢呵呵呵。”孝子笑得很做作。
“哪里,其实只是东西没法带走罢了。你看这个多气派。”刑警指着四十寸的电视,“相必价格不菲吧?”
“这个啊,”贞男探出上半身,“我也很自豪。”
“这么大的屏幕,肯定能体验到影院的氛围吧?”
“是啊,确实是这样。”
“真羡慕,我也想买个大电视,可没地方放。对了,屏幕太大,画质会不会粗糙?”
“没那回事。”贞男拿起遥控器,“那你看看好了。”
众人一齐望向屏幕。
“咦?录像机在运转。”信彦小声说。
贞男打开了电视。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QQ|百度统计|网站地图|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LOADREAM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8-12-16 14:02 , Processed in 0.065671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9-2020 LOADREA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