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镇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88|回复: 0

[闲聊] 从慕容紫英到古剑奇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9 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古剑奇谭》通关之后,很为其中的主人公命运扼腕不已,结局是如此的无奈与伤感,这让我想起了《仙剑奇侠传四》,想起了慕容紫英,因为感觉慕容紫英和古剑奇谭的紫胤真人有着很大的类似,首先是紫胤(yìn)=紫英,紫胤说话的语气+文言文=紫英(陵越说过,自己和紫胤真人性格相似,那个陵越一出场叫苏苏回去的时候,简直就是紫英年轻的时候嘛),最经典的拂袖的动作也是如此的神似。 其次,古剑明明好不容易创了个昆仑天墉城,干嘛不把紫胤纳入?紫胤的衣服为啥子是琼华校服?而且还是跟紫英的款式一模一样???

还是熟悉的白衣蓝衫,却是霜肩银发似流年。



梦璃问:“紫英……这些年来过得可好?”

他平静地回答:“无所谓好或不好。”



我看不见他的神情,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表情一定是波澜不惊的淡,但那双瞳凝秋水的眼睛,可带了些许的苍凉?

无所谓好不好是什么意思呢?原本以为那就是间接地说“不好”,可是再次通关后看法又变了——从百年前开始,这个面容冷峻的男子几曾把自己的生死荣辱好坏喜忧看得重的?他很早忘了自己吧……无所谓好不好,真的是无所谓,他只在乎别人过的好不好,所以和妖界少主寥寥几句话,他主动提起的却是让她去看看那两个同样等着她的两个朋友——“他们等你很久了……”



紫英紫英,高贵纯洁的名字,一开始就是简单的喜欢他,喜欢他的重情重义,喜欢他的外冷内热。

简单的喜欢却在一路繁华中化为了蔓延的心疼。



他的生命,承受了那么多。

彼时,他还是琼华派的高级弟子,仗剑行侠、斩妖除魔是他最重要的信仰。

他早在月下坚定地说—— “求仙问道、斩妖除魔,乃是我一生所向,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又怎会不快乐?”



当然,那时他对六界生灵的理解是偏执的,世俗的观念和师门的教导,再加上十九年前的那场血腥大战,让他不相信妖会存有善念,他对妖先入为主地恨之入骨,除起妖来也是干脆利落、毫不留情。

那曾经是他的骄傲,他有足够的理由认为他是对的,他让更多的人免受妖乱之苦。

即墨烟花下,他说出了自己那么执著的原因——

“为侠者一生所求,除魔卫道,可不正是为了此情此景、为了这些人脸上的笑容?”

他做的一切,为的不是结束妖生命那瞬间的快感,而是千万人的幸福…

他只是不知,他除去的,不都是为人有害的妖。

这就是他认定的信仰,他为之义无返顾的信仰。



他没有想到,十九年的坚持,也会有破碎的一天。

我始终觉得让他放下执念的不是朋友的情谊,亦不是师侄的殒命,是他真正的认清了——认清了从前自己的所信仰的东西是多么荒唐!

所以他对同门挺剑,所以他尽力保护他曾经厌恶的妖,所以他怒斥迷了心性的同门“入邪”,所以他说琼华所有人——包括他自己——枉被称做“剑仙”。

所以我认定,他是最勇敢的人。

勇敢到可以亲手埋葬过去的梦!



那么多人爱着紫英那一诺千金“承君此诺,必守一生”,我也爱那一份肃穆执著,可是更让我感怀的确实他信仰破碎后的那段话——

“其实,刚才有一瞬间,我真的很想杀了他们,但是……我不想变得和他们一样,只要有

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连自己的同门兄弟都杀……我……”

其实,他心里最根本最纯净的信念始终没有动摇。尽管他是经过怎样的矛盾怎样的挣扎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那个信念,叫做“正义”。

他为了它和同门挥剑,却不会因为它把灵魂出卖给了“邪道”(他称那些琼华弟子“入邪”)。

他的觉醒和改变,比任何人都来得不易和痛苦,琼华虽然可恶,可那有他十几年的眷念,否则他不会曾经尽力保护着师弟师侄——虽然到关键时候,还记得他的好的只剩下怀朔一个人了。

他的理智,意味着承担更多不能承受之重。



他是隐忍又坚贞的男子——对自己的信念是,对情谊,亦是。

爱的事件里,他静默的担当让人肃然敬畏,却也勾起了无数玩家的YY。

为什么关于他究竟爱谁的争论不断?感情内敛是一个因素,更重要的是,他把别人给他的情谊看得太重了吧,对所有的朋友,他都付出了绝对的真心——不分先后不分轻重的付出,所有的情谊,他都是愿意用生命去守护的。



私以为,他喜欢过菱纱的吧。那么明亮大方的女孩子,三言两语就把他看个通透,懂得他的心事理解他的悲伤。封神陵中那个女孩子转过身去取后羿射日弓,他望着一直珍藏着的九龙缚丝剑穗——他所拥有关于她的唯一慰藉,脸上荡开难以掩饰的哀伤。

也是对她,他说出了“此行如有任何报应,我慕容紫英为朋友心甘情愿。”

我不愿把它看做深沉的告白,正如后来的“若用我一命可换得菱纱一命,我定会毫不犹豫”一样,这是他对朋友许下的诺言,作战伙伴也好、暗恋对象也好,他会用生命保护她,就像他会用生命保护天河、保护梦璃、保护师弟师妹师侄一样。

他不是把爱情当作第一要义的人,所以他把自己的爱隐藏得尽量不露破绽。

爱情,或许就在百年的沧桑里经沉淀为记忆的化石,风化了,耗尽了,剩下的,只是他为朋友监守的诺言,无私的诺言。

也许爱情、友情、同门情谊真的无须分的那么清楚吧……他寂寞的身影承担了太多坚持太多情,他为之付出的一切,心甘情愿。



于是我成了紫单,不是觉得他无情,不是害怕他受伤。只是这个执拗的孩子坚持得太让我心疼,心疼得不忍去改变他的选择……毕竟他让我动容,不是用感天动地的爱恋。

只是我偶尔也看看关于他的配对的文字,偶尔让天平倾斜一下,心疼喜爱的男子,也该有梦的权利。梦里,亲爱的小紫英,放下承担,肆意幸福吧……



百年后的他,挥袖一别,带着昨日未曾完满的思念,乘风而去。

那似水的流年是如何过的,游历四海还是守护青崖,重振琼华还是专心铸剑,都不重要了。

如今霜肩银发的身影,阅尽浮华看透红尘的男子,消失在天际的时候,我看到几抹流光,有如暗涌的光阴,流逝成看不见的氤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QQ|网站地图|百度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LOADREAM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8-11-13 10:21 , Processed in 0.106303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9-2020 LOADREA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