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镇

 找回密码
 注册账号
查看: 200|回复: 0
收起左侧

[情感交流] 《2222》—麦田里的守望者的读后感

[复制链接]

549

主题

637

帖子

13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0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8-2-19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刚睡着的时候,这个世界似乎要亮起来,在三公里以外的地方刚刚响起了第一声鸡鸣,在小木沉沉睡去的时候,楼下已经有了汽车的启动的轰鸣声,更远的地方也有,再远的地方我也看不清楚了,反正就是你能想象出来的一地落叶的初冬的最初的清晨,你能想象的到的,不能的话就订上凌晨五点的闹钟明天起来看一次。
小木昨天晚上一直在忙,先是一个无聊的聚会,各种认识的不认识的全都有,这这是一件他妈最操蛋的事情,小木说,你看那一堆一堆的脸,这真是很操蛋,更操蛋的是他们还不知道自己操蛋,后来小木喝了很多酒,白的啤的都有,每次都有不同操蛋的脸来给小木敬酒,小木也没管对方的脸是谁也不管对方喝的是水还是酒,小木都是一口喝完一杯子,再后来去了两次厕所后,感觉头晕了,小木就换了个型号小一点的杯子,真他妈操蛋,小木自语自语说,早知道有小杯子我还用他妈的什么大杯子,又喝了几杯小酒后,小木觉得自己头更晕了一些,胃里也开始说不出的难受,小木又去了趟厕所,再出来后,小木觉得无论怎么不能再喝下去了,太操蛋了,小木说,早知道就一杯也不喝了。
但敬酒的人还是一圈一圈的过来着,又去了两次厕所后,小木又找了个更小的杯子,这次更他妈的操蛋了,小木狠狠的说,老天就是非等到你实在没路可走了才给你打个折,这小杯子早上哪去了,后来小木也想知道了,如果一开始就用这最小的杯子,也就不会去那么多次厕所了,唉、小木叹了口气,这世界真操蛋。
等小木吐第三次的时候,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小木甚至已经忘了他这是在哪,也忘了刚才都是和谁喝酒了,小木觉得这是他遇见过的最操蛋的事了,你想吧,陪一大群不认识的人和一大群不认识的人喝酒,更操蛋的事喝的酒还他妈的不知道是什么酒,小木想,万一后来喝的不是酒是尿都不知道,后来又想,如果后来喝的是尿那也不至于现在这么难受了。
在小木醉酒的时间,想了很多东西,但现在难受的时候已经记不起来了,这种感觉真他妈难受,小木说,也不知道他们怎么都他妈不难受的,好像他们喝的都是水一样,后来又想万一他们喝的真是水呢,自己也不知道,又叹了一声气后,小木已经能睁开眼看现在是在什么地方了,刚才失去控制意识的时候小木一直泪眼汪汪,这真是一件操蛋的事情,小木说,如果有人让你喝多了然后过来捅你一刀你都不知道,真他妈的操蛋,甚至可能操蛋的是谁捅的都不知道。
小木现在已经坐在饭店外面的台阶上了,在这么冷的天又是夜里在这上面坐着真他妈王八蛋,小木擦了一下眼角的泪说,我都不知道我在这外面待了多久了,现在水泥台阶那么凉,我的屁股隔着那么厚的棉裤都凉了,真他妈的操他大爷的蛋,小木摸了摸胸口说,我都吐自己身上了,天亮了还得去洗,真操蛋。
小木看了看旁边有个铁栏杆,喝完酒吐了三次的小木一点力气也没有,所以就想扶着栏杆起来。
小木左手扒住栏杆,右手一推地,嘿,竟然真的起来了,结果左手的栏杆年代已久,被小木这样一推,整个断裂开来,小木重心不稳向左边摔了过去,等在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趴在地上了,身体的一半还在栏杆上,刚才的一摔让小木摔倒了土地上,现在半身都是土,左手还被断裂的栏杆划了下,现在已经开始流血了,小木看了看手,又看了看身上的土,从兜里掏啊掏的,掏出条手绢出来,这是刚才在饭店里服务员给的,小木赶紧给左手包上,等包好后血已经把手绢染红了一小块了,但终于算是止住了。
小木用右手拍了拍身上的土,说真操蛋,早知道就不按这栏杆了,结果按坏了,还得赔钱,然后小木抬头看了看饭店,已经关灯关门了,再看旁边的地方,也都关灯关门了,小木说真操蛋,都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小木看自己不用赔钱了,就赶紧上车插上钥匙发动引擎开车走了。
小木的车是一辆桑塔纳,买的时候就说这车真操蛋,要是有钱我就买旁边那辆别克了,然后又看了看这辆桑塔纳,狠狠的骂了句真操蛋,然后又去旁边那辆别克上坐了一会儿,就关下车门狠狠的去付钱了。
小木开着这辆桑塔纳行驶在国道上,旁边还有几个亮着的路灯,走了一段路后路灯的黄色光亮已经彻底消失,只剩下一片漆黑的夜,饭店也从视野里消失了出去,小木不得不开了车灯,说了句真操蛋,路灯都没有,开得开车灯。
其实有路灯的时候小木也是开车灯的。
小木就这样泪眼汪汪的开着车,吐了那么多次后还是觉得胃特别难受,还是一阵一阵的向上涌,小木自言自语说,真操蛋,以后说什么也不喝这么多酒了,喝完了还得自己开车,操蛋,小木用手揉了揉眼睛,已经能看清前面的路了,脑子也清醒了一点,对面不时的还能开过几辆大货车,后来就随着他们的灯光一同消失在反光镜的视野里,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真操蛋,小木想,我都不知道在那地方躺了多久,真操蛋,要是冻感冒了就更操蛋了。
小木最害怕感冒了,每次感冒都会发烧,每次发烧都得吃药,每次吃药小木都会说,真操蛋,太他妈苦了,感冒真他妈操蛋,早知道不感冒了。
小木每次感冒都会这么说。
也不知道小木这样开了多久,可能一个小时,也可能两个小时,天还是一点要亮起来的样子都没有,小木也没想过现在开着车去哪,小木就是想开着车然后一直开,也不知道开了多久就能突然停下来睡觉或者吃饭,小木说,这感觉真操蛋为什么我不现在就停下这操蛋的车然后趴着睡一觉,小木这样想但是还是没停车一直开着。
在拐了一个大弯后,小木看见旁边不远处有条河,小木最喜欢河,小木老家旁边就有条河,小木很喜欢秋天去河里钓鱼还有夏天去河里抓鱼,小木是那么的喜欢河。
小木停下车,关上车门,回过头来看了车一眼,说着混蛋车真操蛋,然后就一脚一脚的向河边走去,一不小心踢上块砖头,小木低下头看了看,然后弯下腰捡起来扔到一边,然后继续向河边走过去。
走到河边才发现,这根本不是条河,这只是村边的一个大水坑,只是比较长一点,这破坑真混蛋,真操蛋,小木不停的骂这坑,骂着骂着胃里一拱,又弯下腰吐了一次,稀里哗啦的吐了一堆都吐坑的水里了,幸好今天有月亮小木才没掉水里,要是掉水里可真是太操蛋了,这么冷的天全身都湿了,棉裤都能湿了,出来了还得找地方找新衣服,这真王八蛋,小木最不喜欢穿新衣服了。
吐完后,小木低头看了看自己吐的一堆东西,他自己都不认的吐出来的是什么,这真幸运,如果吐得东西自己都认识那真是太没意思了,干脆死掉算了,小木这样想,然后看了看水对面的村庄,已经完全黑暗了,还能传去几声狗叫来,这狗真操蛋半夜还叫,他们什么时候都在叫,真他妈的混账,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吐的东西,小木挥了挥手说,你们就住在这吧,然后就沿着坑边向前走去。
小木想起以前和妹妹钓鱼时候的情景,小木的妹妹叫玛利亚,后来小木长大后才发现不光很多女人都叫玛利亚,还有很多医院也叫玛利亚,甚至还有叫小泽玛利亚的,真他妈的混蛋,小木想,玛利亚也是,为什么非叫这名字。
玛利亚比小木小三岁,所以小木一直很疼他妹妹,现在小木突然想起来,就赶紧掏出手机想给妹妹打个电话,结果发现手机已经没电了,真他妈的扫兴,小木说,也好,这样就不会吵到她了,这老玛真幸运,然后又想真操蛋,不知道现在时间了。
小木放下手机,又拿起来按了几下开机键,结果还是没能开机,狠狠的把手机摔在地上,差一点扔水里,又赶紧捡起来擦了擦土,说真操蛋,差点掉水里了,要是掉水里我还得买新手机还得去排队办新号码还得一个人一个人的告诉每个人我的新号码,这真是一件无聊的事情,如果让我去做我干脆去死掉算了,太没意思了。
小木又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车,又看了看前面,再前面还有一段路,接着转个弯还有路,路一直通到看不见的地方,天太黑了也没有路灯,小木都是凭着月亮在水面的反光看见的,还有偶尔从身后过来的车的灯光,也能照亮前面的路,小木也没带手电筒,小木说,要是现在我有鱼竿就能坐着钓鱼了,兴许钓的鱼明天还能吃全鱼宴,现在明天什么都吃不了了,生活就是这么操蛋,小木说。
小木想了想在走下去也没什么意思,正好现在是在坡上了,如果一不小心滑到水里就太操蛋了,头发都得湿了,小木最讨厌头发湿了,头发一湿流的水满脖子都是,真操蛋,还得拿毛巾擦,这真是太麻烦了。
小木又慢慢的爬回到马路上,最后扒住路边的书终于上来了,小木又回头看了看水坑,就走向他的汽车了。
小木重新发动的引擎,开了灯光,适应了黑暗的眼睛突然看见灯光不由得眯起来,小木说真操蛋,早知道就不开灯了。
小木就这样开着灯启程了。
又走了不久的时间,可能有二十分钟,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小镇,路两边还有几家亮着灯的旅馆,小木看了看天,看样子还有很久才能亮起来,所以小木就找了一家旅馆前面停下了车,结果发现这家店已经关门了,只是外面的灯还亮着,这家店真混蛋东西,小木骂了一句,又回到车上开始倒车,向前又走了几家,终于看到有家开门的旅店了。
小木在旅店前面找了个车位停了车,关掉灯后愣了一会儿,然后掏了掏自己的兜,发现还有不少钱,这真不错,小木心里暗暗的想,小木也没数还有多少,只是重新放回兜里,然后关掉车内灯就下车了。
附近竟然还有路灯,门前偶尔还有路过的人,小木还没进去,他走到门口前,坐到门前的台阶上,小木想刚才我就是这样在那家饭店前的台阶上坐着的,也不知道他妈的坐了多久,真是混蛋,小木掏了掏兜,发现竟然还有烟,又翻了翻,又在下身兜里找到了打火机,这真不错,小木想,熟练的掏出了只烟,然后点燃了,左手夹着烟放在嘴边吸了一口,右手拿着打火机,小木并没有把打火机放兜里,而是在手里转着玩,这真有意思,小木又吸了一口,等了一会儿才把烟吐出来。
小木上学的时候就开始吸烟,那时候学校禁烟,并且经常检查,小木不得不把烟买来后把烟盒扔掉,然后把烟取出来,和打火机一起放进方便面袋里,然后包一下放在暖壶里,并不是放在暖壶的壶胆里,而是放在壶胆和壶皮中间的地方,如果你用过暖水壶肯定知道这个地方,小木想,自己真他妈的是个天才,都能把东西放这里面。
在这支烟抽了一半的时候,小木想起了玛利亚,可能她现在正在床上睡觉,这老玛,想给她打电话都不行,她还在睡觉,真幸运,小木动了下身子,然后换了个姿势,右手拿着烟,然后把打火机拿到左手上,又开始想小时候去钓鱼的样子,小木总是能掉一筐鱼回来吃,整个村子都没人比他掉的多,每次大家说以后不用工作只要每天钓鱼就够生活,小木总是笑的很开心,现在别说鱼了,河都没了,也不知道干他妈的建那么多工厂干嘛,建了那么多的操蛋工厂还得用他娘的水,真操蛋,不用井水用河水,结果现在河里都没水了,只剩下河底的一堆石头杂草,还有一堆垃圾。
烟燃烧的只剩下烟屁股了,小木没注意到,又拿起来准备狠狠的吸一口,结果发现已经没得可吸了,就一把弹开了,小木用的力气不小,烟头蹦到了路中间,掉在地上碰掉不少火星,又一次的弹起来,结果没弹多远就又落地上了,这次没能再弹起来,滚了几下就不动了,撞击的火星也很快熄灭了。
这时门前碰巧有个姑娘经过看到了这一幕,她说,嘿,帅哥,要不要去玩一会儿?小木看了看她,想真操蛋,谁跟你玩啊,你走你自己的路就好好走,说什么话呀,但是说不用了,你走吧,姑娘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说了句神经病就继续走了。
小木突然想如果万一一会儿睡不着怎么办,多没意思,所以又跑过去,对姑娘说,这样,你给我个电话,等我想玩了打给你,姑娘看了看小木,想了想说,那好吧,你手机号多少,小木说没电了,你记这吧,小木掏出了烟盒,看了看里面还有两只烟,就都拿出来,然后递给姑娘一只然后又自己夹耳朵上一只。
小木撕开烟盒,抚平了一下,说,就写在这吧,然后又翻了翻身上,说我没带笔,姑娘翻了翻包说,我这儿有一只,然后写在烟盒上面了,接着跟小木说了声会见就走了,小木说真傻逼,万一我一会儿睡着了不找你了还怎么见你,这话说的真没用,但小木还是把烟盒折起来放回兜里,然后就回过头走进旅店了。
前台的服务员已经趴着睡着了,小木喊了几次才醒过来,那前台姑娘起来后嘴里嘟囔的骂了一句,就说,身份证,小木在兜里掏了半天,终于找了出来,递了过去,那前台看了看,然后在面前那个机器上划了一下,说,六十五,小木又把兜里的那堆钱拿出来,拿出一张二十的,又翻了翻,找出三张十块的,又找出三张五块的,数了几次,确认无误后递了过去,那姑娘在等小木数钱的时候一直在嘟嘟囔囔的骂骂咧咧着,好像小木打扰了她发财的梦,这真是混蛋透了,小木想,那姑娘递过来一个钥匙,说,6号,小木本来还想问一下6号在哪,姑娘已经趴下了,小木刚想张嘴,姑娘左手一抬,指了下旁边楼梯,随后就把手伏在头下,睡着了,小木自知没趣,也就走上楼梯找房间了。
小木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吐了好几次,现在小木开始觉得饿了,肚子也开始咕噜叫起来,小木看了看窗外,路灯上面的夜还是那么黑,星星也不多见,小木已经很久没清楚的见过漫天的明亮的星星了,因为地球的灯光越多,大气层也就越亮,星星也就越不容易看见了。
小木翻了个身子,胃里又抽搐了下,现在小木背对着身子,看着前方,前面就是墙了,月光照的墙上,好像还有什么字,小木看了看有办证,卖身等字样,后面还有一堆数字,这个房间不算大,房间里除了这张床还有个柜子,上面放着台电视,再旁边又把椅子,其他的就什么也没有了,这真他妈操蛋死了,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床上,真王八蛋,小木现在很明显的感觉到饿了,他回想了下,车里好像还有点吃的,至于是什么已经记不清楚了,现在小木只记得一张一张在他面前晃动的操蛋的脸还有那个把号码写烟盒上的姑娘。
小木又重新下了楼,在下楼梯的时候特别轻特别小心,生怕吵到那个睡觉的姑娘,小木想,如果那姑娘被自己吵醒了一次已经够不幸的了,被同一个人吵醒两次,小木觉得如果是自己都能捅死那个人了,真混蛋。
小木先是打开了后备箱,因为小木觉得如果放东西肯定会放后备箱里,结果费力打开后备箱后发现里面只有一袋卫生纸,小木又狠狠的盖上了后备箱,骂了一句王八操的,然后又走到前面打开车门,结果发现副驾驶上就有一堆东西,小木说真王八蛋,开了两个小时车竟然没注意到,什么狗屁眼神。
小木在那堆东西里翻出了一袋方便面,想了想方便面的滋味,胃里更难受了,于是就又塞了回去,又翻出了手机充电器,想了想那个姑娘,就摘出来放兜里,又翻了翻,找到瓶水,熟练的拧开喝了一口,结果想到吐了几次都没漱口,胃里又一阵恶心,想把刚喝的水吐出来,结果已经咽下去一半了,一恶心全呛出来了,水从嘴里鼻子里全喷了出来,喷了一档,脸上脖子里全是水,这比洗头还难受,小木又赶紧翻了翻,结果才想起来纸全在后面车箱,还有比这更操蛋的事情吗?
小木最终翻出了一袋面包,关上车门又开始上楼,在刚才的时间里那前台的姑娘醒都没醒,这真王八蛋,这老尼姑睡这么踏实干嘛不去床上睡。
小木在屋子里找来找去,终于把电视机的插头拔下来能充电了,但是却发现不能看电视了,这真操蛋,小木想,后来又想了想,就算装了也没用,现在这个时间肯定没电视节目可看了。
小木躺在床上,脚下不远的地方还有手机充电闪烁的指示灯,映在小木的脸上,小木的脸也在一闪一闪的,我真他妈的像颗星星,小木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半个小时,可能一个小时,天还是一点要亮起来的样子没有,小木还是一点要睡觉的感觉都没有,这真是太操蛋了,他们都说喝完酒就想睡觉,怎么我是喝完酒还想不睡觉,小木又发了会儿呆,想了想那个写在烟盒上的姑娘,想她会不会把哪只烟吸了,如果她没吸那可真是太操蛋了,也没问问那姑娘叫什么,小木又重新坐了起来,走到电视旁边,看了看手机,电还没充满,小木也没管那么多,直接拔下充电器就开机了,在开机的过程中,这间屋子里唯一能看见的就是手机的亮光还有小木的脸。
在开机完成的那一刻,小木终于看到了时间,现在是凌晨三点半多一点,小木想现在距离天明还有很长时间,等下去实在无聊,还是找那个姑娘来玩吧,小木从兜里把钱掏出来,又翻了翻,终于找到了那张烟盒纸,小木撑开纸,用手机照了好久才背下那个号码来,然后凭着记忆按下号码拨了出去。
电话接通后等了好久才有人接,小木刚想说话,对方先狠狠的骂了一句谁啊王八蛋,半夜两点半打电话,还让不让人睡觉啊,小木说,是我,就是给你烟盒记号码的那个人,过来玩吧,那姑娘的态度缓和了一点,说怎么不早点打过来,我刚准备睡了,真是的,你在哪呢?小木觉得这老尼姑真操蛋,我都记下电话了肯定会找她玩的,她竟然准备先睡了,真王八蛋,小木说,我还在刚才扔烟头的那,我在六号房间,那姑娘说哦,然后又嘟囔了一句,然后就把电话挂断了,忙音在小木耳边持续了三秒才停下来。
在等姑娘来的时间里,小木又想了想老家的河,还有满河的鱼,小木曾经说,以后我要在河上盖座桥,然后每天都在桥上钓鱼,然后会有很多小孩子来河边玩,他们总是会不小心掉到河里去,然后我就一个一个的跳到河里把他们拉到岸上来,然后给他们尝尝我钓的鱼,后来真的就盖起来一座桥,不过不是小木盖的,是村子里花钱找人盖的,因为以前的那座小桥坍塌了,在这座桥建成的那一天,小木就踩着这桥走了出来,到现在还没回去过,小木想,也不知道有没有和他一样的人每天都在桥上看着有没有孩子不小心掉下去。
小木想再吸一口烟,结果发现耳朵上的那颗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下去了,小木也懒得不想下床再去找了,小木说如果没把那颗烟给那姑娘就好了,这样现在就能再抽一口了,真他妈操蛋,早知道就不给她了。
在小木拿出打火机,左手扔到右手然后右手又仍会到左手的时候,已经能听到那姑娘开始上楼了,小木再一次的从床上坐起来,走到门前,给姑娘打开门,姑娘一扭身就走进来了,小木赶紧开了灯,再刚才的时间里小木一直没开过这件屋子里的灯,这真操蛋,小木想,早知道就早就把灯打开了。
那姑娘却说,别开灯,关上灯。
小木又一抬手把灯关上了,在刚才开灯的一瞬间,小木已经看见了这姑娘穿的衣服,跟刚才在路灯下的时候穿的衣服不一样了,这真操蛋,小木想,还不知道这姑娘的名字,只记得这姑娘穿的是什么衣服,没想到已经把衣服换了,都感觉刚才看到的姑娘不是现在面前的姑娘了,这种想法真操蛋。
姑娘回过神来看了看小木,什么都没说,小木先张开嘴,说,姑娘你叫什么,那姑娘借着月光看了看电视机,又看了看小木,说,我叫李翠芬,你叫我小李吧,小木说,恩,我叫你小李,李翠芬又说别,你还是叫我娜娜吧,小木说,恩好,我叫你娜娜。
娜娜像在自己家一样,轻快的走到床边躺在了床上,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小木想这真操蛋,什么都没说就躺倒别人床上了,甚至都没打个招呼说我要用你的床了,这真操蛋。
娜娜在床上说,你想怎么玩,小木说,我想去钓鱼,那边不远处有个水坑,里面可能有鱼,但是我没鱼竿,娜娜愣了一下,然后说,我也没鱼竿,你还想玩什么,小木说,我还没想好,娜娜说,那你过来躺在床上想吧,小木觉得有道理,就过去在娜娜旁边躺了下来,娜娜稍微向外面挪了点给小木让出点地方,小木说你冷吗?娜娜想了想说,挺冷的,我刚从被窝被你叫出来,小木就把脚下的被子拿过来然后撑开给两个人盖上,顿时觉得暖和了不少,小木说,你看,我把被窝还给你了,娜娜说,嗯。
小木伸出一只手,在空中舞动了一下,又重新伸进被窝下面,说娜娜,你想吃点什么不,娜娜说不用了,刚才回去刚吃了,小木说,那好,我这边正好也没什么可以吃的,然后从旁边地上拽出一个面包来,娜娜看见了,说给我一半,小木就掰开了一半,给了娜娜,娜娜闻了闻,就张嘴咬了一口,小木也咬了一口嚼着,两个人就这样躺在床上嚼着面包吃。
小木说,你知道吗,我很喜欢在下午的时候在路边走,不管是马路边还是铁路边,在河边或者湖边都行,只要有落叶踩上去,妈的,我真是爱死这种感觉了,要是有点太阳照着就更好了,娜娜咽下这口面包,说吃完了,你现在想玩什么,小木还是在自顾自的说,你想,如果一直能走上几公里,那感觉得多好,唯一操蛋的就是走过去的路还得原路走回来,这真操蛋,以后记住如果想走三里地只要走一半就好,剩下的一半再走回来。
娜娜翻了个身,面对着小木,说神经病,你还玩不玩,小木扭过头,玩什么,娜娜说,玩我啊,小木吃了一惊说,啊,怎么玩,娜娜俯身向小木吻过去,小木被这突然的一吻脑子凌乱了,也忘了刚才说的什么了,脑子里一直反反复复的响着娜娜,娜娜,娜娜这两个字,以至于等娜娜离开后好久还没反应过来,小木只记得在娜娜吻她的这段时间里,他一直在想那座桥,在想那条河,河里的鱼,还有玛利亚。
在娜娜走后的时间里,小木一直在想这些,小木又想到了那个水坑,小木说,可能里面有鱼,虽然没鱼竿我也能看见鱼,啊,小木是那么的喜欢鱼。
小木再一次的下了楼,那个前台姑娘还是没睡醒,小木悄悄的上了车,发动引擎掉头,向刚才来的地方开去,终于又看见了那条河,现在天还是没有亮起来的意思,道上的车也很少了,小木开足的大灯才看见了水,因为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消失不见了。
小木在对面停下车,关上车门走了下去,小木拿出手机,借着手机屏幕微亮的灯光看着脚下的路,生怕一不小心掉水里去,快到水边的时候,小木停下坐了下来,正好坐下的时候摸到旁边有颗小石头,小木以前很喜欢往河中央丢石头,然后看打起的水漂映荡的波纹。
小木想起了玛利亚,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四点多了,小木想,玛利亚应该还没睡醒吧,正在他想这些的时候,手已经不自觉地拨打了出去,再挂断也来不及了,小木不得不把手机放在了耳边,和娜娜一样,玛利亚也是等了好久才接电话,接电话后的第一句话也是谁啊神经病,半夜两点半来电话,有事明天再说,然后就挂断了,小木说这老玛真操蛋,我还没说话她就挂断了,王八蛋,然后愤愤的把手机揣回到兜里,然后一时激动想站起来,结果右手用力过大,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前倾去。
小木在这一瞬间记起来娜娜在他身上说的最后一句话,帅哥你玩不玩啊,然后又说了句神经病,和刚认识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一样,这真有意思,小木想,然后就掉进了水里。
小木费了很大力气才从水里爬了出来,小木恨死这个地方了,他现在全身都湿透了,棉裤也湿透了,头发也湿透了,头发上淋下来的水又流到他的脖子上,然后又流进他的身上,他恨死这种感觉了,小木想,早知道就不过来了,真他娘的王八蛋,冻死了,身上都湿了,鞋都湿了,第一次湿这么彻底,简直要死了。
小木又想起老玛来,接着又想起娜娜来,想起前台那个姑娘来,然后又想起那一堆一堆操蛋的脸来,小木想,我怎么还没死啊。
小木一步一步的向车上走去,一步比一步难受,这么冷的天他快要冻死了,他都感觉的到他的头发快冻成块了,小木想到了七龙珠,想到了超级赛亚人,小木说如果我把头发染成金黄色现在我就是超级赛亚人了,真好。
小木最终回到了车上,他发现自己竟然还有毅力开车,小木赶紧打开了车内的所有的空调,开到最大强度,车内的温度让他缓和了一点,小木挂上一档然后想慢慢的把车蹭回去,结果发现还能开到二档,然后骂了自己刚才是一个傻逼后,挂上了二档,开上了路。
小木也没顾上把车停到车位上,他费了很大力气才认出刚才是住的那家旅店来,他匆匆的把车停到了旅店门前,差点还撞到树上,小木说如果撞到树上就太操蛋了,自己都这么惨了还能把车撞树上。
小木忍着寒冷,一步一步的爬上台阶,驾驶座上和台阶上现在一滴一滴的都是小木身上流下的水,小木推开门,看见前台姑娘还在睡觉,小木说真傻逼,我干嘛不把她叫过来一起睡去水坑边干什么。
小木一步一步的向二楼爬去,他很小心,没有吵到那个前台姑娘,小木在6号房门前停了下来,伸出手,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体温了,小木在兜里翻了好久,终于找到了那个钥匙,小木笨拙的打开门,进去,然后又关上门,接下来小木疯狂的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一丝不挂的站在电视机面前,小木这次打开了灯,看着那电视机的插头在地上苦笑着,小木也自己苦笑着,小木突然想起了娜娜,不知道娜娜会不会洗衣服,如果她还没睡着可能能让她来给洗衣服,小木蹲下来,在兜里翻着手机,拿出来后却发现手机已经浸水泡坏了,小木和不久前一样拼命的按着开机键,手机屏幕还是黑洞洞的,小木把手机扔到一边,说,真操蛋,早知道就不去那坑边了。
小木回到床上,旁边还有娜娜扔回来的那颗烟,娜娜原来不抽烟,她又带回来了,小木又返回到那堆衣服旁边,发现地上已经湿了一大片了,小木翻出了他的打火机。
小木靠在床边,盖着被子抽着烟,他现在已经感觉到自己有知觉了,也能感觉到自己的体温了,但还是觉得自己的头发特别湿。
最后一口烟燃尽了,小木一抬手,把烟头和刚才一样弹了出去,弹出去的烟头正好落在衣服流出的那摊水上,很快就灭了,屋子里明亮的只剩下屋顶的这盏灯。
灯光是那么明亮。
小木已经不想再下床去关灯了,他躺回到床上,盖上被子,枕巾被他用来擦头发了,现在他光秃秃的枕在光秃秃的枕头上。
小木想到了娜娜,想到了玛利亚,想到了前台姑娘,想到了一堆一堆的脸,接着想到了家乡的河,想到了水里的鱼,想到了那座桥,还有一个一个连接不断往水中跳的孩子,他叹了口气,说,唉,这些人啊,然后奋不顾身的也跳到了河里。
小木觉得好刺眼,说,操蛋,早知道刚才就把灯关了,现在又不得不从已经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飞快的跳下床跑到开关前,按下开关,然后又飞快的跳回到床上,钻到被窝里。
小木说,上帝作证,我已经没有力气再折腾了,真他妈操蛋,说了一堆废话。
此刻,小木开始沉沉睡去,不远的地方传来第一声鸡鸣。
这篇如此操蛋的文章献给《麦田里的守望者》的作者塞林格,还有韩寒小说《1988》里面的娜娜,此文从最上面开始每个段落只有一个句号,这段也是,本文的故事纯属虚构,如果有活人或者死人的故事雷同,纯属巧合。


https://www.loadream.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QQ|百度统计|网站地图|Archiver|小黑屋|LOADREAM

JS of loadream.com and hercd.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loadream.com and hercd.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3-21 17:44 , Processed in 0.062367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9-2017 LOADR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