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镇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87|回复: 0

[情感交流] 完美的谎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9 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Part 1



两年前我写过一个小剧本。

这是一篇看完《白夜行》后给《猫鼠游戏》写的剧评。

两年前的冬天我写过一个小剧本,那是一个枪战戏份偏多的剧本,原因是当时看了育碧拍的幽灵行动,我觉得里面的道具太未来化了一点,所以决定想拍一个比较更现代化的影片。

故事是这样设定的,一个刚发现另一种结构的武器的专家,突然收到匿名信,信上提到他的女儿被绑架了,如果想让女儿活下去,就跟大多数电影里一样,不要报警,在电话旁边等着下一步的指令,并且信封里还有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女子被绑在椅子上,眼和嘴都被蒙上了黑布。

唯一不一样的地方是,对方没有提到赎金,当时给关于这一段的台词是,这位专家和助理讨论为什么的时候,助理说,也许对方还在商量应该要多少,而专家说,不,是因为他们已经决定好想要什么了。

那应该就是最近刚发现的另一种结构的武器了,关于武器,有人说,永远用不到的武器才是好武器,但某人认为,只需要使用一次,以后再也不需要用的武器才是好武器。

因为只要一枚这种搭载导弹的武器设定好目的地,别说这个国家,这整个洲都会消失。

他的名字,叫重生。

Reborn

这是一个很好的名字,因为有时候,想要创造一种新东西,必先毁灭一种旧东西,能源是,信念是,友情是,爱情亦是,甚至人类本身都是。
在接到绑架信三个小时后,从地球另一边的航班已经起飞,上面有十个是雇佣兵,因为这个短片的名字就叫雇佣兵。

因为在那张照片上找到了一些东西,一些看起来像是不小心被遗忘的东西,倒影。根据倒影以及照片内的其他线索,已经找到这个绑架场所的位置。

并且能确定的是,这个地方有很多人,但是最重要的幕后主使者不在,因为卫星照片中没有那种看起来像主使的那个人。

“但是直接过去救人小姐会不会被……”
“不会,因为这里的人和雇佣兵一样,他们存在的目的和理由只有一个,如果她死了,那其他人也没有活着的意义,有些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安全。”
“那……”
“不用说了,就这样,我总不能拿着亚洲去冒险,就按我说的去做,把x-f 找来”

x-f 世界上最好的雇佣兵团队,不完成任务,没有一个人会回来。

大概故事就是这样,和大多数的绑架故事一样,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去那个地方救人了,因为主要是枪战戏,我当时看了好多关于枪战的电影,并且设计了自己的地图和套路,甚至想好了当时的专家想去请陈道明来扮演,对于枪战的戏份,甚至去了比较懂行的小秋家,和他讨论具体的动作。

之后的事情大概就是枪战枪战,biubiubiu,皮昂皮昂皮昂,死了不少人,最终那个女孩还是完整无损的坐在沙发上,依然被蒙着双眼。

下一个画面就是这个女孩被带到了专家面前,但是陈道明吃惊的说,这不是我的女儿。

此短片完结,并且留下了一个悬念,意味着如果这个短片火了还能继续拍下去然后去影院骗票房圈钱。但是关于后面我们讨论了三种后续,一种是绑匪故意弄了个假的,然后下一封信就会说不要做没用的事情了,时间不多了。

第二种就是,其实最终的幕后人就是专家的女儿,贼喊捉贼的那种。

第三种是,最后的幕后者是陈道明,自导自演的戏,好让自己能把武器带出去。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算了算成本太高了,各种道具加场地,还有陈道明老师的出场费,应该没有制片人看得上,最后也不了了之。
但是我今天要说的是另外一件事,现在的事。

不久前把猫鼠游戏看完了,很喜欢拍摄手法和那种生活的感觉,故事整理来说还算是蛮欢乐,看完后觉得一个骗子的最高境界应该就是艺术家了。

然后我走出门,一边想如果我能造假或者有高超的偷窃技术我会去做什么,也不知道多久,可能十分钟,也可能五分钟,我停了下来,说这是哪里,然后看到了一个仓库。

门前有个牌子写的是八号仓酷。

看来是个餐厅,我看了看时间,三点整,时针分针是一个L的形状,既然猫鼠游戏看多了,那不妨真的按照不一样的想法想想,他们都说,年后是一个招工的旺季,年前一定不是。

但是我觉得,如果有想让一个物品能传世的想法,肯定是会宁可年前多找几个,哪怕样一个月,就不会因为年后的找不到人而头疼。

这是一个不同的想法。

我想都没想就进去推开了门。

收银的柜台后面有个姑娘,她发现了我,在她开口之前,我已经问了她这的经理在哪儿,她似乎要张开的嘴又闭上,一个不经意的微笑露了出来。她轻轻的说请跟我来这边。

推门的一瞬间,我还在想,见到经理要说什么,企业概念还是管理模式,市场宣传还是后勤保障,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但是走在她后面的时候,想的却只有那一个笑。

那个笑好像在哪见过,可能见过很多次,但是你又没有这种想法,一个看起来很亲切的东西,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以上都是一瞬间的事情。

经理居然是个女士,这是我第一反应,谈了几句,我现在都忘了当时说的什么,因为当时已经接近27个小时没睡觉,甚至说完话后都忘记下一句要说什么。

似乎好像都很顺利,我在店里转了一圈,想如果这里如果交通能更好点,完全可以去几张桌子开半个小酒吧了。

我甚至没留手机号,因为经理看上去也感觉我明天不会再出现。

大家看上去都是在逢场作戏,演完这一场下一场还在后面等着,谁会记得一年前又见过了谁。

甚至没人能记起今年又忘记了谁。

我甚至差点没记起回来的路。
躺在床上,脑中能记起来的东西只有女经理手上的戒指,和那个接待的微笑。

谜一样的微笑,我想。
接着就闭上了双眼。

第二天,我出现了那个仓库,因为我没能忘记那个微笑,也没能想起那个微笑。
他们说,小时候觉得说谎是一种很难的事情,因为总感觉大人能看穿是不是谎话。但是长大后,觉得说谎是一种再简单不能的东西,因为比起人性,更像是谎话在支撑着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面具,出门前的打扮更像是选择今天需要的面具。

身体动作,语言表情,甚至眼神,都是伪装说谎最好的工具,熟练掌握之后会发现,原来说谎是一件这么好玩的事。唯一的麻烦就是需要不断的用谎言去圆另一个谎言,可能到最后,自己都忘了那个才是真言。

当然,说谎没人揭穿的原因是大家都在说谎,没必要去给两个人找麻烦,在一起互相说谎反而像是在切磋球技,你告诉我这句话有什么漏洞,我告诉你说话的时候别抱胳膊,大家都在很默契的维护着谎言。

假如真有一个人跳出来说,你瞎说,他明明在这。

大家反而会不约而同的想,这逗逼。
那完美的谎言是什么呢,永远不会担心被揭穿的。看完白夜行后刚刚明白,很简单,就是说出真言,但是用说谎的语气来说,让大家能感觉出来你是在说谎,反正大家都心理明白也不会揭穿你,说话的语气让你认为你说的真话都像谎话,那就恭喜了。

如果亮司和雪蕙一开始就说出来,用说谎的态度说出来,说的就像自己故意杀人但是想推卸责任的那种,说的自己感觉都是自己就是想杀人而杀人而不是因为救人而杀人,说的警察都不信的真话,那后面的事也许没一开始就沉默更好点。

盲人钢琴师也是这样、
那个笑还是在不经意间能看见,白夜行也是本来打算在中午休息时间在她旁边跟她套近乎的借口,但是还是认真的看到了最后,而准备好的借口却一个没说出口。

“我叫张晨,你呢?”
小XUAN。她说。
心照不宣的宣?
她抬起头,又是那个微笑,说差不多,不过少点什么,并且不是小,是晓。

我很想问问她的那个微笑是对着镜子一次次练习的,还是成长中不经意学会的。如果是后者,也许我会告诉她很羡慕她。

晓萱,我又喃喃念了一遍。



Part 2


看猫鼠游戏的时候,想怎么去一个地方最后走之后完全没有留下痕迹,就好像说你去了一个地方,周围的人或者在一起的人每天都能见到你,甚至会成为很好的朋友,但是某一天你消失了,他们却发现没有任何能找到你方式,甚至没能找到你存在过的痕迹。

后来想了想,很难,不管是登记身份证电话号码,又或者银行卡消费记录,被摄像头拍到等等等等,总有办法证明你存在过。

在犯罪中,这个是最麻烦的事。更麻烦的应该就是在犯罪中还被人看见了。

看见那个微笑的第三天,我拿出手机,按下了1,递到她面前,说,能把后面的部分补全吗?

她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我说我想要你的手机号,说话的时候,眼睛却从来没离开过书。

因为害怕如果看到她的眼神中有厌恶的气息后,我会不会悄悄的把手机又拿回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后面的十个数字终于补全了。

我用最快的速度打出了晓萱后保存,这种微妙的感觉应该是不知道两个人谁会先反悔。

此后的一天内,再也没提号码的事。

我依然试图偷偷靠近她,然后继续在她旁边身边看白夜行,结果总是看书比看她更认真。
当你期待你每天最想做的事的时候,那个时间就是最快的时光。

两三个中午的时间,故事已经到了尾声,还剩下最后一个章节,我看了下时间,分针已经到了5和6的中间,我轻轻的说了一句,故事已经到最后了。

我好像听见她说了一句才刚开始。

晚上的工作时间结束后,我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继续白夜行,自己则是在黑夜中穿行。因为当结局消失在最后一行的时候,铃声响了。

是她。

我怀疑是她不小心播出了电话,但是铃声在过去10多秒之后还在继续,我有点怀疑的接起了电话。

“喂?” 我试探性的问。
“故事看完了吗?”这是她的第一句话,我迟疑了一下说,嗯,刚巧,已经到了最后一行。
好像有一小段的沉默时间,我感觉是她在对着电话冷笑了一下。
“盛隆大厦7楼,你自己一个人来一下。”她冷不防冒出了这么一句。
“现在?”我有点怀疑,我看了下时间,已经接近十点半了。
“时间刚刚好”,说完后她就挂断了电话,我对着嘟嘟声发呆,接着手机就自动挂断了。

距离并不是很远,我穿上大衣后走了出去,此时没想这个时间过去干什么,想的是我以前有没有遇见过类似雪蕙一样有秘密的神一样的人。

我甚至没注意到我已经进了电梯。

到了七楼的瞬间,我怀疑我来错的地方,因为灯都没开,黑暗中只有墙角的安全通道在闪闪的绿光。

接下来的事是我最近遇到的最诡异的一段时光,当我一只脚从电梯里伸出来的时候,整个楼层的灯都亮了起来,并且警铃大作,我扫视了一下,原来这里是一个展览的场所,旁边有个牌子上写着1.18有血钻展览,也就是明天。

但是展览应该搁浅一段时间,因为这里的柜台全被打碎了,并且柜台里面空无一物。

老实说,一分钟的时间好像很长,我还没想明白一切缘由的时候,我已经被保安按在地上,并且周围不断传来快报警快报警的叫喊声。

我觉得黑暗向我袭来。



Part 3



我用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对警察说明了一切,为什么我会出现在那个地方,为什么钻石会丢但是不关我的事,又是谁告诉我让我去的那个地方。

警察看起来亦是很苦恼,因为我的话全是真的,因为出门取证用了不少时间,半夜醒来的应该有很多人。但是结果就是我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上班的时候钻石还在,但是下班的路上路口的监控都有显示我有回到小区,并且还有转口的门卫,都可以证明回去过,并且也有第二次出来的时候路边的监控。

因为确实不是我做的,这是实话。

那只有她。

警察没去查之前我就能猜出来,那个电话在挂断后手机就会已经扔了,并且再也打不通,如果去查最近的通话记录,应该是少的可怜,并且也不能查出这个号码的购买途径。

结果大致如此,最后通话定位显示,这个电话通话还没结束就已经消失,手机现在应该在滏阳河底。

那她的名字,也是假的吗?
晓萱,我又低声的读了一次,挺好听的名字,难道也是假的吗。

那那个笑呢,会是真的吗?
我并没有可以隐瞒什么,警察回来告诉我说店里的监控录像全不见了,因为硬盘被取走了。你有她照片吗?

我说没有,不知道别人有没有,我没见过她自拍过,也没注意过有没有人给她拍过照片,那去工作的路上的监控呢,能找到吗?

警察说应该有,按照你说的时间找了一些,应该就是你说的人,但是带了帽子口罩之类的,伪装的很好。

我想起了她的包。

警察又问你能不能形容一下她,各个方面都可以。

我想了想说,很漂亮,看起来很有气质,动作很轻,微笑很迷人,头发好像觉得有点怪怪的。

警察问,怎么个怪?

我说,好像是故意换了个发型,但是应该还没适应,总是按照以前的方式梳头的感觉。

警察问,会不会是假发。

我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没仔细看过,其他的细节也想不起来太多。

大概在五点多的时候,我走出了警察局的大门,因为有实在的证据证明不是我,并且我也对警察说我会帮忙破案,我蛮喜欢这种感觉,可能是警匪片看多了的原因。

总之,好话说了一堆,警察看了看,笔录什么的都没得可弄了,并且也没有太好的理由继续关押,所以就让我出来了,但是还是暂时扣留了我的手机,说是还要继续查证,我想主要原因是会认为晓萱会再打过来,会用别的号。

我想,如果她要是能再打过来,那就真是见鬼了。
出了门,路灯还是亮着,路上几乎没有人,偶尔会有辆车经过,并且是那种大卡车,这个时间才可以在城市穿行,白天只能绕路。

我稳了稳头脑,回想了一下回家路,谢绝了警察警车送我回家的帮助,因为我喜欢步行,好多人都不知道,但是我确实走过太多的路。
走过了第三条街,路途还有一半,当我想抱怨这一些事最后受累的是自己的时候,路旁的一辆轿车引起了我的注意。

因为车牌是 冀J-EN7378

车牌是自己做的,因为走近以后发现就是简易加工了一下的纸板。

原来是这样,二进制转换字母,I和N,in,进去的意思,我犹豫了一下,走到驾驶座的旁边,天色有点黑,并且我是从后面绕过去的,只能贴在前座的车窗玻璃那里去看下里面的情况,当我弯腰低头的时候,车窗玻璃突然讲了下来,里面伸出了一把手枪。

一把有消音的手枪。

我偏了一下头,和她对视了一下,她只说了两个字,进来。

如果我不进去,我绝对活不到下一分钟,但是进去了也不会知道能活到什么时候,我发现自己后背已经开始冒汗了。

我还是走到副驾驶的位置坐了进去,她关上车窗,发动了引擎,我在旁边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她,她的手枪就放在挂挡位置的前面,但是我没把握能拿到手枪,因为她确实是陌生人,我对她的一切都还不了解。

系上了安全带,心想接下来回去哪的时候,她说了一句,之前有没有想到这一切。

我说我想了不少,但确实没想到会这样,边说话边四处打量,车上有张照片,但是很明显不是我认识的人,她说这车是临时借用的。

我说我没希望白天新闻的内容是一少年在被偷来的车内中枪身亡的新闻。

一路上无言。

车在大概郊区的位置停下来了,附近几乎没有什么人烟,我正要看下窗外,她说别看了,这附近没监控。

见我关上车窗后,她说,你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这里的故事好像也快到最后一行了

你是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的?这是我第一个问题,昨天晚上因为来电的惊喜远远超过了应该要思考的部分,因为我没有给她透露过我的号码,甚至我都没拨打过应聘的电话,我都是直接走进去的。

“因为你给前台打过一次”,我想起来了,确实有那么一次,当时事出匆忙,甚至事后我自己都忘记了,她又继续说,那时是19:33。

那你这又是做什么呢,你本来又是做什么的。这是我问的第二个问题。

“你为何不自己猜一下呢。”她给的答案也很简单。

我并没有心思猜她主要的职业,因为我想到另外一件事,我自己都差点忘记的事。

“我说错了。”“什么”

“警察问我有没有你的照片,我说没有,刚刚想起来,我前几天拍过一张,有个朋友看介绍说店里是不是有美女,我说前台就是,然后就偷拍了一张。”

“我知道,你拍照的水平是有够烂的”,她轻松的说了出来。

原来是那个时间,我说,我记得手机一直在身上,却有次翻遍全身也没找到,后来发现在前台,原来是你拿的。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说这话的时候,我也没想好具体问哪个,是问名字,还是问微笑,最终说出口的还是……

那你应该不是叫晓萱了,你的实际的名字是?

“晓萱”

“依然是晓萱?”我感到很惊奇,一直用的同一个名字,不会被查出来吗?

有时用真名,会比用假名方便的多。

那应该是盗用的别人的名字,或者查到了一个同名的人的资料,然后化装成那个人的样子。

我又仔细看了她一下,确实跟前几天的打扮不一样了。

“那你偷的钻石呢?”我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在警察局外面的垃圾桶里。“她说起来好像有点想笑,不知道天亮被发现后他们会有多恼火。

那你的目标不是钻石咯,也应该不会是我吧,那你这一出算什么意思呢,还有,你真正的目标是什么呢?

我甩出了一串问题。

“秘密。” 她说,秘密让女人充满魅力。

引擎再次启动,几秒钟后就脱离了原来的位置,此时,天已经慢慢亮了。
她呆呆的看完这一切,“有什么想问的吗?” 我对她说。

她又想了一下,似乎要说出口了,但是又活生生的咽了回去,第二次张嘴的时候,“那怎么没有结局呢?”

我说:“我们还没开始,哪里来的结局!” (第一结局)

我说:“你和我都知道不会有结局!” (第二结局)



哦对了,以上内容纯属虚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QQ|网站地图|百度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LOADREAM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8-11-13 11:05 , Processed in 0.137615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9-2020 LOADREA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